• 北漂第3日,立冬还有6天,20111102,完美对称日,32岁了。

    世界是奇妙的,或许还有人记得我对于命运怪圈的说法,好吧,这个怪圈又开始了。

    6月,美好的夏天还没来,我告别布拉格,告别巴黎,返深,辞职,找工作。

    闲散的日子真美好,深圳的天空也时不时飘着欧洲的白云。我慢慢放弃去上海的怨念,开始享受居住在填海区的快乐。

    但当我想呆在深圳过着五子登科的好日子的时候,车还没有打蜡,房子没装修好,宽大的沙发还没有运来,55寸的电视还没装上,我却拖着一只巨大的红色旅行箱,来到了18岁时发誓要去的北京。

    这几天我细细想来,明白还是心底的不甘平庸占了上风,一个大招就灭了贪图安逸的皮袍下的小。

    北京已不见当年秋日下的天高云淡,18岁喜欢的姑娘应该早已抱着娃生活在这大而无当之城的某个角落。

    10月24日,霜降。飞抵扬州,入职新公司。

    10月30日,坐卧铺夜车往北京。夜航船。火车像是从大脑某个褶皱中驶出,在黑夜里有股2得可爱的直拗劲儿。上次坐这样的夜车好像是从巴黎到瑞士interlaken,和lp还有一群同样爱玩的同事,一路欢笑已变成3G的照片。想到这里,火车又咔嚓咔嚓孤独地开回大脑的某个皱褶中去了,挂着一串远远近近的灯进入峡谷。枕头下的火车发出”嚓嚓嚓嚓“的声响,像夜色里坐了个巨大的妇人,不知疲倦地在这个漫长的搓衣板上搓衣服。

    于是留起两撇胡须的我,人模狗样地在浓雾弥漫空气呛鼻的京城扎下了浮根,有房有车有老婆的日子又告一段落。

    未来如何不知道,两个我其实一直在每个深夜窸窸窣窣地密谈。

     
    生日,和LP快递来的太阳花: )

    百度了一下,太阳花的花语是沉默的爱、追随、爱慕、忠诚、光辉追寻者、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不准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