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是奶奶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我人在国外,也无法回去吊青,只能望望家乡的方向,在阳光里给老妈打了个电话,问问祭扫的情况。

    惟愿奶奶在天上得到真正的安息。

    上面的图片都是在巴黎拉雪兹公墓拍的墓前雕塑。

    既然好久没有更新了,这次干脆一口气来一个名人墓碑帖吧,也算是在电脑里给他们扫扫墓。


    拉雪兹公墓常年鲜花围绕的墓之一,就是萧邦的墓了。39岁的萧邦因肺结核病在巴黎英年早逝,死后按其遗愿葬入拉雪兹公墓。但他的心脏也按照他的意愿被取出,送回了他的祖国波兰,安置在华沙圣十字教堂内。前两年到华沙时我没空去寻找,用的是网络图片。

     

    第一次去拉雪兹墓园时是冬天,人很少,第二次再去,萧邦墓前的小径被堵得水泄不通。


    但是要论这座占地面积118英亩的墓园内当之无愧的明星墓,当非奥斯卡·王尔德莫属。这位同性恋的鼻祖,死后受到了女性疯狂到哀伤的追捧,墓上雕塑印满了红唇,雕塑上男子的小鸡鸡也被敲掉了,据说成了粉丝家里的纸镇。


    巴尔扎克墓,这样的文学巨匠,墓前确是极其冷清。


    普鲁斯特,静静地躺在黑色大理石的墓中追忆流年。比起萧邦墓和王尔德墓,这里冷清又安静,和我一同去的两位法国文学专业毕业的朋友,其中一位在走出墓园后觉得普鲁斯特太凄凉了,越想越痛苦,几欲到边上小店里买上一束花献给他。学法国文学的人也伤不起啊。


    这里躺着的是一位年轻的记者,Victor Noir,21岁,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他死于拿破仑三世的侄子的枪下,引起了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十万人在他下葬之日进行了YX,最终导致政权更迭。

    他的雕塑,青铜打造,估计打造得太复合人体构造了,雕塑家太注重细节了,裆部偏左甚至还有一条微微的隆起。故事就这样发生了,他的铜像不知为何慢慢有了新的传说,说是摸过他的裆部,就像吃了多子丸,可以治疗不孕不育,多子多孙。

    如你所见,那里如今锃明瓦亮。据说墓地一度用围栏围住,遭到了一法国女子的抗议并告上公堂,后来,这个女人胜诉了。

    我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十大好运之地的排名,这位记者的裆部,和拉斯维加斯妓女雕塑的屁股雕塑等等一起,位列仙班。


    网上看到的一张夸张的图片


    墓园里也有一些有意思的设计,比如这个无头人,我特地去自习看来看,头并不是被盗了,而是从一开始就根本没雕出来。问题是他扒着窗户干嘛呢。


    这里躺着的是个漫画家?反正是个乐天派吧。


    戏剧家?演员?还是政客?

     


    巴黎另一个名人墓比较多的地方,就是先贤祠了。这个墓上的名字大家肯定很陌生,但是说起她另一个称呼中国人都知道,那就是居里夫人。


    我不喜欢先贤祠这个地方,估计雨果也不喜欢。他热爱的是拉雪兹公墓,最开始也如愿地被安葬在那里,在他的祖父母和亲人的身边。但后来他被更热爱他的巴黎人民从拉雪兹公墓,他家人的身边,给移到了先贤祠。

    先贤祠里墓穴的构造,说的好听点,像是学生宿舍,说的不好听看着跟监狱似的。一条通道左右两侧都是小房间,每个房间里面放着三五个水泥棺樽。居里夫人和她老公还是上下铺。


    雨果隔壁宿舍的大仲马。他和雨果是老朋友,雨果曾经说:我要到他(大仲马)的墓地去拜访他。如今倒好,都“被迁移”到了一处,倒也不寂寞。


    先贤祠里法国启蒙运动思想家文学家卢梭的墓。墓室设计得很特别,一扇门,然后从门里伸出的一只手。。。手上握着一束。。玫瑰。。。说实话,雕刻的真不怎么样。

    卢梭和伏尔泰虽然同为法国启蒙运动的精神领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行相轻,二人一直不对付。

    1760年,卢梭给伏尔泰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后来还被他附在《忏悔录》里。信的第一段非常著名:“先生,我一点也不喜欢您,我是您的门徒,又是热烈的拥护者,您却给我造成了最痛心的苦难。日内瓦收留了您,您的报答便是断送了这个城市;我在同胞中极力为您捧场,您的报答便是挑拨离间:是您使我在自己的家乡无法立足,是您使我客死他乡……”信的末尾是这样写的:“总之,我恨您,这是您自找的……别了,先生。”在市民为伏尔泰捐款建铜像的时候,卢梭寄去了两法郎以示嘲笑。

    如今伏尔泰的墓就在卢梭的正对面。法国人是很有幽默感的。


    伏尔泰棺木前的雕像,正对着卢梭门口的那朵粗大的玫瑰。

     

    这是在法国的一个叫做奥维尔的小镇,他因梵高而出名,梵高最后的70天在这里渡过,并创作了70余副作品,为后世高效率地创造了惊人的财富后,他在廉价旅馆的二楼贫苦痛苦地死去。

    梵高的死亡方式很梵高。他先是在野地里自杀,没有顺利地死去,然后回到旅馆,第二天还和他的弟弟讨论了半天艺术,晚上才去世。

    在他死去的房间下面的餐馆吃了顿午餐后,我到小镇外的墓园拜访了他的墓。他和他的弟弟,安息在墓园西面的一堵矮墙下。只有简单的墓碑,写着名字和生卒年月。常青藤覆盖了整个坟墓,绿绿的颜色,想必会带给梵高宁静吧。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圣十字教堂让我记忆深刻,并不是它坐落在佛罗伦萨最古老的广场旁,而是它的“地砖”竟是500年间葬在此处的数千名人的墓碑。蔚为大观。

    像我这种对鬼神深怀敬畏的人,走在这里战战兢兢不敢下脚,无奈间实在得踩到哪块碑,心里还得默念个对不起。


    圣十字教堂里最著名的墓,文艺复兴雕塑艺术最高峰,米开朗基罗之墓。墓上三位女神,分别代表绘画、雕塑和建筑。他安眠于教堂右侧,斜对面的邻居是伽利略。

    文艺复兴另一旗帜拉斐尔的墓,位于罗马的万神殿,因为照片没在这台电脑里,只好用网路图片。

    http://blufiles.storage.live.com/y1pFPTJOqbjEe4yIt9gTmnhHfLsWW1aRRfTtSV8Y8VWX8GY6g-oRx4Q8-LqFF0AnrMdvtVQCuBK65o

    文艺复兴三杰的最后一位达芬奇的墓,位于法国卢瓦河谷的昂布瓦兹城堡,我没去过,发张网络图片,只为让他们哥仨凑在一个帖子里。

     

     

     

     

     

     

     

     

     

     

     


    文艺复兴后期崛起的近代科学之父,伽利略之墓。也位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圣十字教堂。


    《神曲》但丁之墓。排名靠后的原因是这只是他的衣冠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