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08

    巴黎的狂欢 - [行者]

    分类: 行者

    1。这次回国,过了圣诞,又过了年。看着情人节将至,又心血来潮地去领了证。结婚就是一种冲动,进入围城,需要的就是这种冲动。多谢各位的祝福,至今为止进城快一个月,尚无头晕脑热呕吐等不良反应。只是有时候介绍娜娜的时候,还会习惯性地说,我女朋友。我觉得以后我可以介绍说,这是我的前女朋友。我的前女朋友还喜欢车,于是我们花了两天功夫,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地买了辆车。

    但值得一提的是,我俩都不会开车。

    2。人生不能过得像左小祖咒的歌,要么不靠谱,要么不着调。于是两个拿了驾照8年和3年但之后从没开过车的人,开始重新找陪驾练车。娜娜在微薄上说她三十岁之前的几个小小的愿望(有房有车有老公)都一一实现了。我回复说,感谢你把目标定的小小的。大拿李认为这是赤裸裸地晒幸福。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3。然后我们去大拿和老胡家做客,不知道为什么到他们家做客都是我们两个客人在洗洗切切下厨炒菜。

    看老胡和大拿一会儿吵架一会儿秀恩爱,是每次和他们碰头的保留节目。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总琢磨像老胡这么个低调华丽闷骚外痔注重隐私的人,居然和大拿打打闹闹过家家般的生活了6年。“她好玩呗。”老胡曾经这么解释过。

    祝他们七年不痒。

    4。车子还没提,我们就分别出差到了巴黎。只好托朋友去提车,先把丫开到车库里晾着,这叫下马威。

    离开这么久,巴黎还是很冷。我觉得这个冬天特别漫长。

    又可以用Youtube facebook和不会老断的google,我称之为人肉Fan墙。

    周末出门,运气特别好,中午先是在市政厅看了场巴黎马拉松,数万男女老少,衣着各异,像迁徙的角马奔腾而过。等我们绕到塞纳河边,还遇到稀稀拉拉地队伍尾部。

    这些是要被狮子们吃掉的,穿过他们的时候我突然默默地想。

    傍晚的时候我们到三区的温州城,又遇上了巴黎狂欢节的队伍。数千男女,衣着怪异,排着很不整齐的方阵,表演着各式节目,喧哗而过。

    5。最近对用单反拍照突然有些厌倦,估计进入了不应期。快门也有些不灵光,需要用力摁才能拍摄,估计是老之将至。但是iPhone4加上NB的摄影软件,让我发现了新的摄影乐趣。

    本帖照片都是iPhone4和Hipstamatic软件出品。


    先贤祠。伏尔泰和卢梭两个死对头长眠于斯,且对门而居。居里夫人两口子、雨果、大仲马也长眠于斯。还有法国大革命前后的功勋们都睡在这里。我认为他们睡醒后可以把法国治理的更好。

     

    中间那个尺子一样的仪器和那个球,是最早证明地球自转的小玩意。东西很简单,但证明了大道理。

     

      

     

     


    花神咖啡馆。位于巴黎左岸,上百年历史,萨特等人的据点。现在来这里喝一杯的大多是游客,很挤很吵,估计是不可能写出巨作来了。

     


    艺术桥上的锁,最近突然多了很多式样。。。


    深圳连一家像样的书店都没有


    巴黎狂欢节。因为软件的崩溃,突然多出来几张多重曝光的照片,反倒体现了狂欢的气氛。可遇而不可求的错误。

     

     

     


    老头的独舞


    蓬皮杜魅影

    五朵金花。我一直错过了巴黎的同性恋大You行,那个一定很high啊。

     

     

    “给巴黎再添两个字母,它便成了天堂。”(于勒·雷纳尔)
    " Ajoutez deux lettres à Paris : c'est le paradis. " (Jules Ren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