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1

    假期

    分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zi-logs/298138.html

    胡晴舫  出生台灣台北,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戲劇碩士。曾短暫在劇場、廣告界打工,隨即入雜誌界,適逢台灣雜誌進入戰國時代。在她雜誌生涯裡,曾協助、參與、主導多本雜誌的創刊與改版,包括《Esquire國際中文版》、《PLAYBOY國際中文版》、《TVBS周刊》、《Smart理財雜誌》等。在她一手打造《PLAYBOY國際中文版》時,成了全台灣最年輕的總編輯,也造就台灣第一次由女性編輯掌握男性雜誌大權的奇特現象。

     一九九九年移居香港,專事寫作,寫作範圍包括文化評論、小說與散文,多發表於《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明報》、《蘋果日報》。


     

    以下为引用:
    假期 
      
     ◎胡晴舫  (2004/01/30) 

       「休年假的时候,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大街上游荡,看着那些人去楼空的办公室和门扉紧闭的商店。我的手机开着,可是没有人打电话给我,我右手的手指焦虑地在我的左手手背敲打一封隐形的商业书信,我想点一根烟,可是我发现自己根本不抽烟,」他害怕的表情混杂着疑惑,彷佛一个被突击受伤的人,望着身上汩汩流出的红色鲜血,他的大脑还来不及理解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我在路上走了几个钟头,试图享受这种所谓假日气氛,却像患了短期气喘病似地,老呼吸不过来。在我看来,周围景象都好凄清,好空寂,好苍凉;世界已经走到尽头,接下来,只能等待死亡。」

         「然后,我碰见了她。我们常去那间餐厅的女服务生,你记得吗?」我记得,姿色中庸,但身材窈窕。每次,我们一群人吃完中饭,她给我们的餐后水果份量总特别大,有时,因此而引起隔壁桌客人的抗议。她永远笑嘻嘻,干练十足,对待客人的方式就像是托儿所里一个严厉又温柔的保母。     他仍然是一副不明白的神情:「我们寒喧,站在摄氏十度不到的街头,她的笑容有股熟悉味儿,我一下子就被她迷住了,我于是邀她一道去喝茶。我们从下午三点聊到七点半,我带她去那家我最爱的日本餐厅,她被菜单上的价钱吓到了,一直咯咯傻笑。侍者每上一道菜,她都会惊呼一声。」他愣着,眼睛焦距飘远,「我觉得她是那么可爱,那么亲切,那么自然。不像任何一个我平时认识交往的女人。吃完晚饭后,我恳求她一定要答应隔天见我,要不然我不让她回家。我真的求她。」

         他们隔天一早见面;九点,是他要求的。他们又厮混一整天。他带她去所有他喜欢的餐厅、商店、书店和画廊,他让她尝他最欣赏的极品咖啡和裹有新鲜草莓果酱的法式薄饼,介绍她他正在读的一本书,对她高谈阔论他对城市规划的见解;逛到一间办公装备的专卖店,他想起来他需要一个新的记事本,他请她帮他拿主意,她挑了一个深紫色布面、印着显著商标的记事本。

         到了晚上,他们道别,他的胸膛翻腾着一股失控的激烈情感:「我担心,我要怎么说服她,她并不是我一时兴起的对象。我无法想象我不能再见到她。我需要她从此夜夜睡在我身旁。我感觉,我必须尽全力劝说她跟我回家。当然,她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你不能就这么把她拎回去。于是,我在她跳上出租车之前,抓住她的手腕,我单脚跪下来,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作了什么事,我已经听见自己在说,嫁给我吧,我不能没有妳。」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但,她很快就答应。出租车送他们俩一起回他的住处。隔天,起床,假期结束,他回到办公室上班。大陆气团挥军南下,整座城市结冻。所有渡假回来的同事们都懒懒散散地,提不起劲,有人的皮肤因南洋艳阳而发红、脱落,像只不体面的癞痢狗窝在办公室里一角擤着鼻涕。只有他一个人生龙活虎地起劲干活,从早晨八点半进办公室一直忙到中午一点,中间只停歇两分钟,喝了一口水。

         我们准备去吃中饭。一身简洁黑色西装的他边讲手机,边压下电梯按钮。进了电梯,他的手机断讯,他低垂着头,手上把玩着那本紫色记事本,思索着公事。我望着电梯灯号发呆。电梯门开,我们要前往去那间我们常去的餐厅,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手上还拿着那本紫色记事本,一脸惊恐望着我:「天啊,我放假时究竟作了什么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疯狂KTV 2010-02-11
    改稿及其他 2004-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