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1-28

    过年之 火车进入隧道

    分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zi-logs/313345.html

     0> 我以100公里/小时的速度飞奔回家。

     1> 《四十一炮》并不是我父亲猜测的麻将书籍。也不是战争。只是一个小孩的自说自话。小孩说话有如打炮,这里的打炮,自然也无关风月。“大和尚,我们那把喜欢吹牛撒谎的孩子叫做炮孩子,但我对您说的,句句都是实话。”莫言这本书,看不看都无所谓。

     2> 火车在旅途的前半生并没有隧道可以进入,有如一心攻读的男博士。直到进了江西,才有短暂的黑暗作业。关于火车、隧道、进入,这真是一个无趣而又能打发时间的话题。

     3> 如何才能摆脱那个小孩声音的纠缠,这一直是我头疼的问题。从他12:40上车便开始不断的从下铺其父处爬到上铺其母处,每爬到其母怀里,必然高声断喝“是我来也”,声音尖锐突兀。我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终于败下阵来,我放下书,开始和他玩枪战的游戏。

     4> "亲爱的天津用户,欢迎来到……”

     5> 济南,火车沿线有小山,开山采石的火药,把济南的牙齿炸开了许多豁口,在冷风里龇啦啦地咧着。

     6> 给父亲带的两条烟忘记在房间的柜子里,让我一直耿耿于怀。窗外彻底黑了,远处城市的陌生灯火犹如流星划过夜空般划过夜空。

     7> 小孩的母亲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一张黄色的符纸,迷信的南方父亲顿时紧张起来,小孩在不断的追问下开始口吃,并越来越严重,在后来的几个小时里他一直没有康复,爬到母亲处的喊叫改为“是……是……是……我……来……来……也”,每次都是如此。

     8> 躺在用漂白粉浸泡过的床单上仰望顶灯,突然想起和你的凤凰之行,并排睡在上铺,还拉着手照相。你是否还记得更多的细节?可这一晃已是两年过去了。

     9> 在熄灯前和渐渐康复的小孩继续玩枪战游戏。最后还是小孩聪明,他突然停下来流利地对我说,你用手指是打不死我的。

     10> 熄灯后,车厢里开始起伏起格调各异地鼾声。我到洗漱间,刷牙。洗脸。感觉在几十个与地面平行的身体边慢条斯理的做这些事情多少有些滑稽。

     11> 坐在隔壁软卧车厢的过道看书,再隔壁些的餐车仿佛飘来鸡蛋炒饭的香味。狭窄的走道有纵深的美感,顶上还挂着一溜福字,福字的尽头,红红的闪烁着仿佛天大的喜讯:厕所无人。


     

    分享到:

    评论

  • 小朋友都是很有才 很无敌的说……
    小摊手
  • 想起在浙江的日子,每每从宁波到了黑龙江,浑身象脱了层皮

    看到凤凰处,想起当晚,睡在我上铺的一男一女,一宿,

    都没消停

    会不会就是曾经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