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1-29

    过年之 遭遇庞贝古城

    分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zi-logs/313348.html

    12> 深夜很深的时候,车到南京,忽而又至蚌阜。车拐着大弯呈之字型向我的目的地且行且停,“每逢驿站亲下马”,不急不徐,犹如风度翩翩的老年绅士。

     13> 和人私语中她开始无声的笑,眼睛眯缝起来,鼻子也微微皱着。这时候我正走过通道,竟然就捕捉到了所有笑的细节,仿佛她就是笑来给我,并恶意地勾起我对容的记忆一般。我面对着窗外陌生清冷的站台,就这么陡然地陷入了对她的回忆当中,蓬起了好大灰尘。一切犹如埋藏在维苏威火山灰岩层下的庞贝古城,久未开凿,保存完好,又一片死寂。

     14>因为许久不曾想到,致使当一切汹涌而至的时候让人无所适从,一个短暂的空白开始让所有的事情变得不能具体起来。这种不具体导致了另一种错觉,我仿佛一脚跌入了时间的黑洞,坠入突然而至,记忆光速行驶,具体而微的凝视无疑变成一种痛苦。

     15>在一个陌生的小站突然回忆起一个近乎陌生的旧日姑娘,这感觉难以捉摸,它缥缈着,不着实地,游荡于指尖之外的不远处。我在几秒钟的犹豫之后决定放弃这次打捞。

     16>“迷人的时刻总是转瞬即过,痛苦的时刻总是分秒难捱。但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迷人的时刻无限漫长,因为它总是被经历者反复地回忆,并在回忆的过程中不断地添油加醋,使之丰富,使之膨胀,使之复杂,使之成为一个进去了就难以出来的迷宫。痛苦的时刻因为痛苦,经历者就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着它,即使不慎相遇,也尽力地想法逃脱,实在逃脱不了也尽量地淡化之,简化之,遗忘之,最后使之成为一团模糊的轻烟,一口气就能吹跑。”就这样,我为我的放弃找到了根据。我轻吁一口气,那缥缈而不着实地的往事于是发出一声轻叹,噗地,消散在窗外清冷的站台上。

     17>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老年绅士”已经悠游的拐到了景德镇。我的下一个中转站鹰潭已经遥遥在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