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08

    人生若只如普罗旺斯 ③

    分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zi-logs/72275412.html

    我们施施然走进Avignon中央车站,一看表,距离开车还有15分钟,时间绰绰有余。我盯着大屏幕,寻找回巴黎那趟车停靠的月台。没找到。我们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翻出车票,然后惊恐地发现,回巴黎的火车站并不是我们到达时的这个Avignon Centre,而是Avignon TGV!这个火车站不知道离此多远。

    时间还有13分钟。我心中有一种引信点燃正缓慢但稳定定地烧向炸药包的感觉。

    我迅速提起行李箱冲出车站大厅,到处寻找出租车。大门周围居然没有任何TAXI,这真是个见鬼的火车站。我们以普罗旺斯居民说法语的速度迅猛地冲向路口,极其幸运,有一辆空出租车正要驶过,这时候红灯亮了,车子正好停在我们左前方。我拎起行李箱跑过去,一边祈祷这辆车不是任何人电话预定的。

    “走么?”我冲司机大喊。司机乜斜了我一眼,冲我缓慢地点了点头。
    活雷锋!我们连人带行李滚进后座。
    “TGV 火车站!TGV!很急!快!快!”我把票塞给司机看,就像递出嘶嘶作响的炸药包,递出鼓声将停前的大红花。


    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这个司机为什么会有那么迅速的反应,或许他在服兵役时受到过极其良好的特种兵训练,或许他就是吕克贝松《的士速递》系列电影里的主角原型,反正说时迟那时快,我话音未落,司机先生就以迅雷不及下载的速度向左猛打方向盘,一个U-turn拐到了马路对面。好像我们是合作多年的最佳拍档一般。

    “还有多长时间?”司机问。
    “大约13分钟。”和特种兵司机的对话,让我突然有一种执行特种任务的感觉,“我们能赶上么?”
    “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特种兵冷静地对我说,我其实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确切的意思,是推卸责任还是想告诉我我的问题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大概10分钟我们能到。”特种兵继续说。

    于是我们一路狂飙,一看到稍有堵车的苗头,司机一转方向盘就改了道。宽大的TGV火车站遥遥在望,时间还剩5分钟。我们前面还有几辆车在缓慢挪动着进站停车。
    “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也没看到车站里有火车,时间绰绰有余。“特种兵在最后还避开了一次堵车,不惜进入收费停车场也要把我们送得离大门更进。
    “太感谢了太感谢了太感谢了!”我激动了,“必须给点小费。”我又冲娜娜说。

    离开车还有3分钟,我们真的只花了10分钟,就冲进了在城市另一头的另一座火车站,在门口我还花了点时间捡回了娜娜在身后滑落的针织开衫外衣,并很有礼貌地感谢了提醒我们的黑人大娘。

    查看停靠月台,上电梯,到了!但是站台没有火车。我们快速挤到一个貌似工作人员的面前。

    “去巴黎的火车是这个站台么?火车到了么?”我很色急地问。
    “哦,是这个站台。火车啊,还没到,大概要晚点15分钟吧。”面前的这个法国男人慢条斯理地说,散淡地如同流淌在普罗旺斯平原上的时光。


    梵高的画与模特


    梵高的,星空与烈日下的咖啡馆

     


    坐在梵高的床头


    梵高割耳后入住的圣保罗医院,薰衣草都快晒干了。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梵高和后期印象派大画家高更一道去找了两个要好的姑娘。在愉快的交谈中,梵高对其中一位被他爱慕的女孩说:“小姐,我该送件 什么样 的礼物给你呢?”那位比他年龄小得多的女孩开玩笑地拉着他的左耳朵说:“就要这个。”然后哈哈大笑。梵高送走好朋友后,回到居室。他用左手扯住耳朵,操起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想了想,然后嚓地一声 把耳朵割下来。然后又用刚才那女孩送给他的一方小手绢,细心地把耳朵包好,交给邻居给女孩送去。那天真的女孩喜孜孜地解开手绢,一看是只血淋淋的人耳朵, 顿时昏厥过去。从此,她不敢再和梵高交往。”-百度百科 普罗旺斯

    如此牛逼,远超太子丹或是魏晋名士的风范,后者只知道割砍奴仆的器官,对自己可是下不了手。


    梵高阑干拍遍这医院里12世纪的回廊


    罗马遗迹


    莱伯古城里的兵器店


    莱伯古城号称法国最美的古城,我看比圣米歇尔、艾兹古镇都差远了


    阿尔勒Arles一角的旧时光

    普罗旺斯地区首府埃克斯Aix城,主干道的一边正在开一个红酒会。这条名为Le Cours Mirabeau的大街,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街道,我看是扯淡。在路口的摊位上花3欧买上一个酒杯,你就可以任意品尝所有展位上的红酒,直到你喝醉为止。


    他看我拍画报,非要卷一张送给我。。。



    街道另一边,有著名的1792 杜嘎松咖啡馆,塞尚等印象派画家当年聚集于此。失意的艺术青年在此坐下来杯咖啡,血槽立刻加满,原地复活。


    小孩在喷泉边玩耍

    地中海,葡萄酒,一年三百天的阳光,怪不得南部的法国人觉得北边都是乡下。

    反正法国人生下来就是来享福的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Avignon的TGV车站规模很铺张
  • 我也要去 普罗旺斯。
  • 似乎人人都有过在普罗旺斯狂奔赶火车的经历:)
  • 汗~博主~只是想想而已~本人还是一个正宗的中国人- -
  • 想到你们赶火车 就想到我朋友一次赶飞机 哈哈 一路打车过去 到了才知道晚点2个小时 那个伤心啊
    回复南宫辰巳说:
    嗯 很有一种浪费表情的感觉
    2010-08-25 23:28:33
  • 外国小孩真帅~
    有时候更希望自己是白种人
    www.youquba.tk路过顶一下哈
    回复www.youquba.tk说:
    你广告做的好 不如是个白种人好 你可以去漂白啊
    2010-08-25 23:29:07
  • Beau!! J'aime Provence!!
  • 小孩子真可爱
  • 好美的一切。
    我这一辈子最向往的地方就是巴黎&普罗旺斯。


    普罗旺斯是个美的让人心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