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从有了单反,我就懒得多写字了,因为地理、人物、风情都在相片中了,就没必要再写太多多余的,相片是表象而藏了内心,这很符合天蝎座闷骚的性格。而且我一直觉得文字对一切都有粉饰的作用,它一方面像有魔戒的魔力般让作者不由自主无法遏制的虚伪起来自我表现和夸大起来,一方面又引发读者大量不切实际的想象和二度创作,于是美景更美,痛苦更痛,甜蜜更甜,伤感更伤,本来没什么的事情,一落入文字之彀里就像进了哈哈镜,变得面目全非,远不如照片真实,呃。。。至少远不如PS之前的照片真实。照片太重要了。

    有一天,相机的存储卡突然出错,里面所有的照片都无法导出。那是大概900M的再次拜访亚美尼亚时拍的照片,我想尽一切办法最后只恢复出来一堆尺寸极小的照片,像是放了真实尺码的埃菲尔铁塔进去最后出来变成了个钥匙链。我为此哀叹了好几天,每每想到那些拍下的风景、人与事如今只有160*120大小我就欲哭无泪。出门旅游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那些需要哀悼的景致分别是:

          1、从飞机上拍下的最后停泊诺亚方舟的Ararate圣山,它的山峰漂浮在云上,另一部分庞大的山体隐藏在云下。云下的旷野、城市若隐若现。我曾在飞机上看过七千五百米的贡嘎雪山,当时只看到一个山尖尖,并不曾有这么壮观的感受。
          2、世界文化遗产Geghard修道院,和很多亚美尼亚藏在深山的古老庙宇一样古拙,甚至大部分都是挖空山体而成,室内阴暗寂冷。在修道院时正好遇上一对来结婚的新人,新娘很漂亮。我拍下了全程的仪式,自我感觉角度很好,十分欣喜。在修道院的后山有一座桥,桥上和桥边的树上乃至蒿草上都系满了手绢、布条甚至袜子。估计是祈福用的。
          3、到埃里温的郊区吃鱼,山里好冷,我们一边吃着美味的鱼,一边冷得跺脚,直灌Vodka。
          4、到埃里温郊区的一个古老的神庙玩,在神庙前摆pose打拳。
          5、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天,但是玩的很开心,同事都有趣和善。这是跟M一起去过的第三个国家。

    你看,我只是举个例子,我这么枯燥的写完你就更加明白我第一段的最后一句了——照片是多么的重要啊。

    我还是把那些钥匙链一样的照片整理出一张来留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