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好的文字后,会让人有拿笔写字的冲动。看到里斯本的Alfama老城区,端起相机拍摄的冲动也会像是收网后在水面乱跳的小鱼。

    吱吱呀呀的黄色有轨老电车在山路上缓行,电网在老旧的建筑前分割着天空,教堂和城堡,老得也像随时可能躺下来休息,但其实也都不过三百年,尽是震后重建的仿货,可这老城区有气场,容易“做旧”事物,像是空气里弥漫着硫酸。搭乘28路电车像是进了缓慢的时光隧道,从热闹的商业区进到Alfama,便是9¾站台的一次穿越。

    也不用思索因果,考究兴替以及各色人种的占领和溃败,在无数楔形石块簇拥下依然故我着弯弯曲曲蜿蜒的铁轨,便是这Alfama代谢不去的过往。

    离开里斯本,便不知道何日再来。倒是喜欢这样不问将来的作别,隐匿一次惊喜的源头。





    独舞

     


    大叔与萝莉(其实是有两只脚的)

     

     

     


    天空中的骑士是亮点